新起点
西山村
2020-03-23 01:38:35

     西山村的天空飘起细细的雨丝。村民詹根荣望着雨中的油茶树,轻松地舒了一口气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一个多月来,收山油茶籽、去壳、晾干、粉碎、开榨,詹根荣忙得两脚生烟,榨出的山茶油足有一万多斤。每天起早摸黑,辛苦归辛苦,山茶油的产量却让老詹的心里灌了蜜一样甜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老詹是西山村茶家汰人,靠着精明勤快,把自家的油榨坊搞得红红火火。可是谁会想到,几年前的老詹还处于焦虑之中,因为他家的房屋与油榨坊面临搬迁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这,究竟是怎么回事?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原来,西山村的茶家汰与浮梁县的瑶里交界,周围还散落着石门、岗上、外山棚等自然村。以前,村与村之间,长期处于“进村基本靠走,点灯基本靠油”的贫困状况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部分村庄才陆续通上水电与公路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从地理上看,西山村属大鄣山山脉,而大鄣山是婺源的北部屏障。西山村与我的老家车田村同属大鄣山乡,一个在山上,一个在山下,所以我对西山村并不陌生。岩崖裸露、具有典型喀斯特地貌的原生态的西山村,在婺源的地质灾害点与省级“十三五”贫困村花名册上都赫然在列。但问题是,凭村民自身的力量,想把“危崖上的村庄”进行整体搬迁,实在太难。正当村民茫然无助的时候,是党和政府带领村民走出了困境。村庄着手的第一件事,就是西山小学校舍的规划、建设、搬迁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相比起来,在西山村三百多户人家中,老詹称得上是脑袋瓜活络的人,他十年前就在茶家汰的家门口建起了油榨坊。一年之中,上半年靠茶叶,下半年靠山茶油,一家人的日子就像春茶芽头一般,正是生发的好时节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这个时候,搬,还是不搬?老詹陷入思考。油榨坊开办还不到三年,但后山出现横向的裂缝与滑坡体,已经成了村庄最大的安全隐患。一旦山体出现滑坡、塌陷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在大事面前,老詹厘清了思路,他不仅带头搬迁,还出任了茶家汰搬迁理事会的会长。这样一来,自家搬迁的事是小事,村民搬迁的事就是大事了。老詹为村里的搬迁忙前忙后,功夫不负有心人,按照政府部门的规划,茶家汰以及里汰、外汰的五十多户人家陆续开始搬迁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起初,许多村民的心情都是复杂的。他们既留恋故土,又渴望更好的生活。安居才能乐业,连居住都提心吊胆,乐业又从何谈起呢?若能解决居住问题,村党支部书记詹国林对后续发展颇有信心,西山村的自然生态很好,盛产山茶油、茶叶、竹笋、蜂蜜,都是村民脱贫增收的好资源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耄耋之年的詹树生老人四代同堂,有三十几口人。这一大家人,搬迁起来无疑更加不便,但詹树生老人态度坚决:搬!全家先后用了三年时间,全都乔迁新居。老人的远见给生活带来了甜头。至今,左邻右舍还记得老人2016年搬入新房时,竖起大拇指的神情,他乐呵呵地说:“新屋敞亮,出门地一趟平,多好啊!”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那些在容易产生滑坡的山崖边生活、在开裂的土墙屋里居住,遇到暴风雨都会胆战心惊的日子,都已经彻底过去了!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2019年8月,随着高头山、低坑、岗上等自然村“脱贫路”的开通,西山九个村小组、十四个自然村全部通了公路。

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 如今,村民已经搬进了整齐划一的徽派建筑风格的新村,圆了“安居梦”。那粉墙黛瓦之上翘起的飞檐,立体,带着弧度,仿佛可以抵达蓝天白云。我遇见的村民们,那一张张曾经焦虑的脸庞,已经被笑容所代替。那是欢畅的笑容,那是不一样的西山村。

   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3月21日 08 版)     (责编:马昌、岳弘彬)

网站公告: